也许偶尔会出现奇怪的cp|山姥切是天使三山大法好
努力码字填坑

[三山]箱庭之戯 10

Chapter 10


  青江很少跑去神社过夜,主要原因是这个地方不仅没有什么现代设施,由于建在山上的缘故它甚至没有无线网络,这就十分不好了。

  “我都说了让你不要多事了。”一直遮挡着右眼的刘海难得地被主人撩了起来,石切丸仔细地查看了许久后却只能摇了摇头,青江便相当无所谓地又将那赤色的眼睛盖了回去,“反正怎么弄都没办法,倒不如不去想它心不烦。”桌上的油灯像是被什么人吹动了一样猛烈地摇晃了起来,只见青江抬手扔了什么出去,桌子底下就传来了一阵细弱的哭声。

  油灯上的火苗倒是不再摇晃了。...


[三山]箱庭之戯 09

Chapter 09


  如月车站,某一时段突然在网路上大肆流行的都市传说,无数网友众说纷纭,其中一个比较为众人所接受的说法就是,这个车站是连接现世与“那边”的存在。对于这个说法,驱魔师们是不大苟同的,毕竟所谓的目击者也仅仅只有那么几个,说辞上甚至有许多显而易见的漏洞,比起灵异事件,它更像是一个拙劣的谎言,至少大部分的专家是如此下结论的。

  可现在摆在山姥切眼前的事实却由不得他不信。那个都市传说,不存在于日本的车站,此刻就在他们的脚下。

  “你有什么不舒服吗?”山姥切一边回想着网路上关于这个车站的...

[三山]箱庭之戯 08

Chapter 08


  上车后的三日月宗近几乎立刻化身好奇宝宝,这边摸摸那边看看,甚至还想在电车拐弯的时候站起来。

  “哇!”他的眼镜闪亮起来,“比飞机要有意思呀。”

  三日月宗近本人当然没有智障如他表现出来的那样,但青年似乎完全相信自己的这番表现,这对三日月来说就够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特别喜欢看山姥切一脸欲言又止又不得不忍耐着的表情,或许这是自己新兴的恶趣味吧。三日月宗近在第不知道多少次被青年按在座位上后这么感慨道。

  “我说你啊,能不能消停一点。”山...

[三山]箱庭之戯 07

Chapter 07


  突然出现的奇异生物牢牢地抓住了所有人的目光。见众人盯着自己看,它还很是大摇大摆地在地上来回绕了好几圈,并且十分嚣张地又打了一个嗝。

  “呃……这是什么新品种的妖怪?”鹤丸试图把这只鸟揪起来,不料对方还是一只灵活的胖子,十分愤怒地啄了鹤丸一口,颤颤巍巍地飞了起来,最后在山姥切的头顶安了窝。

  “……你的式神?”烛台切试探着问。

  “……不,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东西。”山姥切看样子也十分想把头顶的物件弄下来,然而目前敌我不分,他也不好随便动手。...


[三山]箱庭之戯 06

猜猜这次有谁来啦!(x

Chapter 06


  三日月宗近很明白自己正在睡觉,倒不是说这个人天生机敏连睡觉都要保留一丝神智,实在是此人舒适惯了,换了个环境便可劲地作起妖来。

  床太软,房间不够香,光线太暗……他在心里已经将周遭环境从头到脚地数落了好几遍,可仍旧耐不住梦境像放电影似的在他眼前一幕幕地快速滚动。不知道是刻意不想去看还是他这大少爷脾气终于在恶劣的睡眠条件下忍无可忍地爆发了,那些莫名其妙的影像他连个大概都没记住,兀自在梦里骂了句脏话。真是太可恶了,他想,我到底什么时候能醒?

  这一觉睡得很是光陆怪...

[俱利山]咖喱山大王与压寨夫人 02

01在这里……。 

本文超没品der不要太期待(喂

Chapter 02

 

 

  大俱利伽罗所占山头名为咖喱山,据传这个十足酱香浓郁的名字来源于山上一年四季经久不散的奇异味道,结合此间山头几乎所有的男性生物自打出生以来连一次“洗礼”都没有过的十足大老爷们儿的优良传统,这座山寨简直可以说是名副其实了。如此说来这咖喱山上的大王大俱利伽罗的一副黑皮莫不是日积月累的灰泥所造就的岁月的面纱?

  切记,咬文需得嚼字。上头不是说了吗,那“几乎”所有男性生物可并不就代表了所有,谁能保证这山头不会有只掉落水坑权当洗了澡的小...

[三山]箱庭之戯 05

Chapter05


  作为三条家的继承人,三日月宗近所接受的一直是相当西式的精英教育,但在他一瞬即逝的短暂童年中也是阅读过各式各样的日式小说的,其中自然少不了有关于武士的故事。

  在那些光陆怪离的物语中,武士往往是强大的、神秘的,虽然也仅仅是普通的凡人出身,但却天生带着不逊于贵族的气质。那个时候的三日月带着仅有的一些好奇想道,这样的俗世间还有这么不凡的人吗?

  天真幼小的三日月宗近最终长成了老奸巨猾的三日月宗近,对自己人生中难得傻得冒泡的想法嗤之以鼻并且迅速将这一黑历史抛诸脑后——这种被寄予了凡人期望的、已...

[三山]箱庭之戯 04

Chapter 04

  虽说传言三日月宗近是一个流连于百花丛中的十足的花花公子,但其实他也并不是那么的容易心猿意马,但当自己被山姥切握住了双手的时候,却忍不住心神激荡了好一会儿——这一定是恋爱的感觉。

  他于是放任自己沉浸在这种“恋爱的感觉”中,视周遭一切诡异的变化于无物。所幸山姥切正紧张兮兮地观察着周遭环境,这才没被三日月脸上诡异的傻笑给惊到。

  “你们是打算……出去?”清光和安定毕竟还只是两个普通学生,看着室外的风雨欲来惴惴不安地打了个寒战。

  山姥切首先是下意识地点头,随后便开始思考起哪里来的...

[三山]箱庭之戯 03

Chapter 03


  山姥切国广始终带着兜帽,这其中有许多复杂的原因,但是现在他无比庆幸自己拥有这个设定,宽大的帽子总归能够帮他遮挡住大部分奇奇怪怪的目光,好让他至少不用羞耻得爆炸。

  所幸自己的日用品也并不多,山姥切收拾了个小包袱便在青江奇异的眼神中惴惴不安地上了一辆加长林肯,被一路送到了学校,隔着窗都能感觉到外边同学们好奇的目光。向来秉持低调做人原则的山姥切不由大惊失色:“为什么送我来学校?!”

  管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本本,一板一眼地道:“根据行程表,山姥切少爷今天应该是要上学的。”...


[三山]箱庭之戯 02

Chapter 02


  作为一个敬业的驱魔师,卖命工作并不是最重要的,将自己的身份隐瞒于公众才是第一位要做的事。青江一直自认为自己在这方面做得十分尽善尽美,于是原本的驱魔店在他的经营下与牛郎店如出一辙——顺便一提,最好的经营项目是给女子高中生看手相,甚至在接到了后辈的求助电话仍旧维持着不紧不慢地速度慢悠悠地逛过去,顺便向穿着制服裙的女孩子们抛了一二三四五六个媚眼。

  后辈的短信一条条地发过来。“青江前辈您到哪里了?”“青江前辈我察觉到了很不妙的气息!”这些简讯都被他笑着一掠而过,直到看到“青江前辈我进去了!”方才沉思着皱了皱眉。...

1 / 13

© 翎-该吃药了 | Powered by LOFTER